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932—8318172
首頁 >時政經濟 >定西要聞
【“情暖定西”典型人物巡禮】記甘肅省“最美人物” “情暖定西”典型人物入選者“剛強兄弟”
來源:定西日報 作者:牛小棟 2020-01-24 08:30

50年的播綠夢

 ——記甘肅省“最美人物” “情暖定西”典型人物入選者“剛強兄弟”

新定西·定西日報報道 過去48年里,在不適合人類居住之地,他們種下400畝綠樹,填滿溝壑、山丘與荒野。烏發被霜染,初心從不變。如果有一天你來到定西,在漫天黃土中忽然遇到滿眼綠意,也許會碰到老哥倆,一曰志強,一曰志剛。”這是在2016年CCTV三農人物的頒獎“沒有什么能夠阻擋,人類對綠色的向往。晚會上,主持人為定西市通渭縣榜羅鎮張川村許堡社的許志強、許志剛弟兄誦讀的頒獎詞。

時隔三年后的一個冬日,我們如頒獎詞所言,在漫天黃土中,真的踏入了張川村被綠色填滿的溝壑、山丘與荒野,近距離觸摸許志強、許志剛弟兄造林播綠的初心與夢想。

寒冬臘月,萬木凋枯。在萬山圈子中,哪怕是一點綠色,都會非常顯眼。同行的鎮干部告訴我們,許堡社很好找,因為那是這一帶惟一一個被綠色圍起來的村莊。

果不出所言,穿過一片針葉林帶,我們很順利到達了許堡社。許志強、許志剛弟兄正巧在地里干活,他們手拿剪刀,邊聊天邊修剪樹枝,顯得輕松而愜意。

“冬天干不成其他的農活,只能管樹了。我們將枯枝、病枝剪掉,有利于樹開春生長。”許志強一聽我們要參觀樹林,馬上來了勁。“這里有油松、黑松、羅漢松,這是側柏、刺松……”年過古稀的許志強、許志剛弟兄精神矍鑠,聲音洪亮,在熱情的講述中,他們50年的種樹史就像一部綠色畫卷,在我們面前徐徐展開。

50年前,我們許家堡除了耕地,全是荒山、荒溝,幾乎沒有樹。說起村里以前的樣子,兩位老人記憶清晰。他們說,房前屋后都是黃土裸露的深溝和大雨沖刷形成的“窟圈”。那幾年,雨水特別多,“窟圈”一年比一年大,溝一年比一年深,每次下大雨,我們都擔驚受怕。許志強印象最深的是,1968年的特大暴雨沖斷了他們去泉上挑水的土路,老三家媳婦去挑水時跌進“窟圈”,差點沒了命,嚇壞了全村人。“再這樣下去,要不上幾年,莊子肯定會被水沖走。”面對此情此景,20歲的許志強、許志剛兄弟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,山頂山溝種滿樹,填平“窟圈”鎖住洪水,保住莊園。

正是這一決定,讓他們弟兄付出了畢生的心血。

新疆楊,當時造林最流行的速生樹種,可自己扦插繁殖,成本較低。許志強許志剛弟兄決定先將此種白楊樹栽在莊前屋后,然后向山頂山溝延伸。

新疆楊特別適合我們這里的氣候條件,一年要長好幾米,樹根也很大。許志強說。

在他們弟兄的辛勤勞作和精心管護下,莊前屋后的楊樹幾年就超過了屋頂。綠樹婆娑,百鳥啁啾,荒涼的山村已有少許綠色??粗⒆觽冊跇潢幭峦嫠?鄉親們在樹下乘涼,他們弟兄甭提心里有多高興了。

天有不測風云,人有旦夕禍福。沉浸在造林初見成效喜悅中的許家弟兄怎么也沒有想到,一場滅頂之災正悄然向他們逼近。

天牛,一種迅猛的昆蟲,在不經意間突襲他們精心栽植的林帶,白楊樹在天牛面前,毫無抵抗之力,每一株白楊樹的樹干都被天牛吃空,最后都逐漸枯萎死去。

欲哭無淚、欲罷不能。一切又回到原點。

倔強的兄弟倆挖掉枯樹,開始種植松柏。在荒山禿嶺上栽種松柏,可是前無古人的事。

松樹、柏樹的育苗難度大,他們只能到附近的武山縣洛門鎮、隴西縣的文峰鎮上購買樹苗。當時剛剛包產到戶,人們生活還普遍困難,購買樹苗是一大筆開支,這讓這兄弟倆又陷入了困境。

認準的事,得干下去。那年,許志強家里的一匹老馬正好下了個小馬駒,許志強瞞著妻子,將小馬駒牽到集市上賣了700元,然后用這些錢全部購買了樹苗。一次,妻子讓他抓只雞賣了,換些針頭線腦、油鹽醬醋,可他卻空手回來,只扛來幾棵樹苗。還有一年,家里養的母豬產下了10個豬仔,賣了40元錢,嗜樹如命的他又一次對妻子撒了謊,說把錢存到銀行里,以后蓋房子用,其實,那些錢早已還成樹苗款了。為了能買到好的樹苗,他們想盡了辦法,甚至變賣了糧食。

“那時沒有車子,我們糶糧食全憑肩挑。文峰鎮離這里70多里路,洛門鎮也要100多里路,一個來回得走一天兩夜。我一個人不敢走夜路,就和大哥一起去。”回憶過去,許志強有些傷感。為了能讓荒山盡快披上綠裝,兄弟倆經常起雞叫、睡半夜,無數次挑著擔子行走在去洛門、文峰的山路上。擔去自家的糧食,換回一株株碩大的樹苗。

“真是拼了命了”,許志強說。為了實現連片治理,我還將家里的幾畝耕地和別人家的一片溝坡地進行了兌換,為此,我們家中還鬧過好長時間的別扭。

50年來,為了栽樹到底花了家里多少錢,出了多少力,他們弟兄誰也說不清楚。他們只清楚地記得,為了多買幾棵樹苗,他們從沒進過一次飯館。

“栽樹和種莊稼一樣,復雜著呢,得講究科學,不能光出力氣。”種樹50年,顯然他們已是行家里手。“要整地、挖坑、栽樹、澆水、松土、除草、防治病蟲害……一年當中天天有活干。”

他們植樹的工具簡單而原始,幾把鐵鍬、幾個水桶,一輛架子車。為了平整土地,兄弟倆通常會早上4點多起床,吃饃喝罐茶,然后就上屲平田整地,挖坑澆水,直到中午才回家歇息;為了填平“窟圈”,他們修通道路,用架子車將山頂的土拉運下來,踩實踏平……幾十年來,他們風雨無阻,填壑整地,終于讓所有的“窟圈”變成了平地,栽滿了松柏。不僅如此,他還創造了出在崖邊上栽樹的辦法。許志強說:“有些地方特別陡峭,只有將樹苗平放在崖邊上,樹根扎進土里才能把泥土串住。”有一次,為了栽一棵樹,他將繩子綁在山上的大樹上,自己順著繩子到崖邊上,嚇壞了家人。

霜染烏發,綠滿家園。在他們弟兄50年的努力下,如今的許家堡已經成為遠近聞名“小江南”。統計顯示,“剛強兄弟”義務植樹50年,植樹400畝,栽植云杉、側柏等長青樹和芒果、棕櫚、海棠等南方樹種8萬余株,培植樹苗16畝、牡丹等花卉15畝,覆蓋3條荒溝、5面荒坡。今年,兩位老人又種下2000多株側柏。

“五十年,苦中有樂吧。時間太久了,苦早就慢慢忘了,看著這漫山的樹木,一想到都是我倆親手栽的,就多少有些滿足感吧。”許志強望著綠樹深情地說道。

山綠了,人老了?,F在,許志強弟兄有一個共同發愁的事情:現在他們年齡都大了,以后誰管理這樹呢?

“我們經常想,將來有一天我們不在了,不管是誰,只要能把這片林子管理起來,不要被砍掉,我們付出的辛苦也就值了。”這是兩位老人目前惟一的一件煩心事。也許,以后一定會有人接過他們手中的鐵鍬,讓更多的荒山披上綠裝。

責任編輯:戴雯
熱點新聞
推薦視頻
關注我們
精彩圖片
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關注我們
宁夏十一选五基本走越